一个搞了一辈子清水又很想吃肉的写手。
真遥/藏源/R76/楼诚/笑boy一生推。

[楼诚]秋色。

正文与标题毫无关系的七夕小甜饼!

ooc!无脑甜!时间线抗战胜利之后!

不提供售后服务。

七夕,把虐的脑洞收一收,让两位老人过个好日子吧。

—————Ready?——Go!—————————


明诚喜欢秋天,那种秋老虎刚过,下了寒雨,出着太阳却一点都不热的秋天。

第一次被问起喜欢的季节是在国中的毕业会,少爷小姐里时新的同学册子上有提到。孩子,贪玩,大多填的是有寒暑假的冬夏天。还有活泼的慕春,说春天是万物生长的日子,使人心喜。难得见了明诚填的与众不同,自然有人找上门问。真真的原因他才不说呢,憋出一句“喜欢就是喜欢”便逃之夭夭了。

等跟大哥一同出了国,打小就深知处事之道的小狐狸马上就长成了人精,关于不愿意说的,自有自己的搪塞之词。要是你赶上这时候问他为什么喜欢秋天,他绝对会做足了无辜姿态,掰着手指跟你说,夏天热冬天冷,春天时时想睡觉,当然是秋天好,不叫人心里烦躁。

可是明先生是什么人呐,伏龙芝出来的军事人才,这点小困扰在人家眼里实在不够格。然而他话里满是十分的真心实意,保管你是看不出来他在胡扯的。

后来就没人问了,回国进行敌后工作,每天搁新政府里忙里忙外,无数的文件应酬要接。每一句话都暗藏心意,绝没有无的放矢的废话,连日常的闲聊三两句后都要往别的方向拐,谁还有闲心探听别人的小喜好啊。

 

可是明诚先生为什么喜欢秋天呢?

明诚先生自己是不愿意说的,但他大哥知道。

依明楼自己承过的诺,抗战胜利之后,他就携着明诚定居在了巴黎。巴黎环境可比上海好得多,日日清新,除却偶尔与沪上并无差别的阴雨天气,无比顺遂明诚心意。

晨光熹微,两三点凉风,最适合泡杯茶搬条摇椅在后院晒太阳打盹。事实上明诚就是这么做的,不好好享受着秋日的悠闲时光,总感觉对不起什么。

明楼坐在明诚边上看书,目光扫过几行就挪了眼,定在伴了他几十年的人儿身上。

“阿诚。”他出声唤他。

“大哥...?”他迷迷糊糊地应。

明楼探臂出去,够了面前人的手,刻意慢慢地指尖滑入明诚指缝,十指相扣,像极了交合的姿势。温和又安稳,丝丝入扣的都是情意。

“前些年,辛苦你了。...是我的不好。”

暖乎乎的睡意把明诚捂得严严实实,平常心思敏捷一人此时硬没听明他大哥言下意思,且这么听了。不过明楼也没打算让困迷糊的人接他话头,顿了顿,接着说下去。

“我记着你喜欢秋天来着,只怕是因为那年我应承了你心意。正巧和今儿一样是不是,极好的天气。”

视力好如明楼,自然瞅着了飘在明诚嘴角那一点弧度。于是明楼也笑,起身哄明诚先生进屋,握紧的手却是不松的。

“阿诚,回屋睡。小心等会着凉了。”

站着的那位明先生亲了亲坐着的那位明先生,粘在他耳边慢慢磨。坐着的那位明先生终于不情不愿地站起来。

 

明诚喜欢秋天,那种秋老虎刚过,下了寒雨,出着太阳却一点都不热的秋天。至于真真的原因,有该知道的人知道,就足够了。

才不告诉其他人。

2018-08-17
 
评论
热度(32)
© Francis_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