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搞了一辈子清水又很想吃肉的写手。
真遥/藏源/R76/楼诚/笑boy一生推。

[麦安]这就是牛仔的爱情。

流水账警告,反而是最重要的地方采用了略写。

严重ooc,接受不了求您别看。渣粮不包售后服务。

只是满足本人的cp脑而已,想看他们互点烟嘛,就写了。

我爱麦安娜。_(:зゝ∠)_

结合前文食用更加美味哦。

他走了,除开心里装进一个最美的女人,一切和来时没有什么两样

—————————————————

守望先锋解散之后,麦克雷去过很多地方。

为了赚给维和者的保养费,他在路上给人洗过车,留在不知名酒馆当保安,最后跑去南美洲给老板看店,可惜这个吃住全管的好工作在他被警方抓捕时结束了。后来麦克雷索性找了辆黑船偷渡去欧洲,躲避因悬赏令带来的追兵,同时接点黑活,维持流浪途中的生计。

他打年轻时在死局帮就是管不住的头狼,进了暗影守望只有更加厉害。一路下来,牛仔小子竟然还过得比较滋润。只是不知道那群疯子从哪拿到的消息,在麦克雷一路南下的途中使了绊子。

任他麦克雷再厉害也不可能像某些夸张的电视剧一样,在二十几杆枪的枪林弹雨下毫发无损的出来。他击毙了带队的头头和几个不要命的枪手,代价是左腿和腰侧两处枪伤和近身搏斗时落下的淤青。

当过守望先锋的特工总是有些好处,以前是被他嗤之以鼻的高人一等的身份,现在是可以任他放心睡上一觉的停泊地。能让孑然一身又备受追捕的牛仔好好休息的地方可不多,也就几个废弃的守望先锋安全屋能够满足他的需求。这个被他嫌弃许久的组织,好比死者的幽灵,固执地伸出手,以一种保护的姿态,给予麦克雷最为实际的帮助。

可惜的是,只有在它真真切切的死去了,这些帮助才能派上一点用场。

牛仔的运气很好,找到了一些医疗物资和补给。做好伤口处理并且确定它们不会再捣乱之后,麦克雷靠着那些硬邦邦的补给箱睡着了。

他睡得很死,毕竟知道这些秘密据点的人已经没有命再来造访了。所以他清醒之后感受到近在咫尺的,第二个人的呼吸,结结实实把他吓了一跳。

在麦克雷摸出维和者上膛开枪之前,坐在旁边的人就反应过来他已经醒了。麦克雷听到那人笑了一声,道:

“醒了?”

走廊尽头的感应灯尽责的亮了一下,马上又扑灭了。借着这一瞬的光亮,麦克雷看清了面前人的模样。

“夫人..?”

 

说来可笑,面前这个大他两轮的女人竟然是麦克雷的梦中情人。想来世间没有什么比这还尴尬了,狼狈地躲在前组织的安全屋里,还遇到了前组织的长官及暗恋对象。麦克雷已经在心里开始算自己去赌俄罗斯转盘的赢面有多大了。

安娜不知道他心里的小算盘,她笑着点点头,抬手指了指地上杂乱的医疗用品。

“我给你看看伤。”

“夫人,不用麻烦你的,我已经处理好!”

“你们小组出任务的时候哪一次不是我负责后勤医疗,”安娜语气里卷着麦克雷熟悉的自得,丝毫不逊从前鼎盛模样,“你处理的伤口什么样我不知道吗?我再检查一遍,免得感染。”

似乎爱情真的能给聪明如麦克雷这般的人降下变蠢魔法。幸亏黑漆漆房间里看不真切,否则再给安娜看见自己已经红了一半的脸,就真的不知道怎么把这尴尬场景翻篇了。

男人粗糙的包扎手法自然入不了职业医疗兵的眼,光是重新扎上一大圈绷带就花了不少时间。不自觉紧张到动都不敢动一下的麦克雷听到安娜一声完事的时候整个人都快垮了。安娜瞧着他这幅模样,竟忍俊不禁,笑了开来。

有首歌怎么唱来着,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最后安娜叹了口气打破突如其来的沉默,缠在里面的感伤快把牛仔心底灼出一个洞。她说:

“这些年辛苦你了,我的孩子。”

麦克雷想说话,但是不知道要说什么,张了张嘴,最终没有出声。

“有烟吗,杰西?”

他拿出烟盒,抽了两只出来,一只递给安娜,一只顺手夹入指尖。然后搓燃了火机,给面前人点燃了烟草:“您想要的我自然要有,夫人。”

再度搓燃火机想点烟时,那簇微弱的火苗挣扎了两下,还是熄了。麦克雷惋惜地想将烟从嘴里取下,安娜却凑了上来。热切的火星扑向冰冷的另一端,烟草点燃烟草,丝丝入扣,在牛仔心底的洞里烧成了燎原大火。

“你的嘴还是那么甜,杰西。”安娜退开,向漆黑的空间里吐出一团白雾。

野火烧尽,麦克雷终于找回了他的理智和能言善辩。

“谢谢你,夫人,我一切都好。”

杰西笑了,秉承两人一贯的默契,没有再说话。

 

麦克雷开始感谢那些在他流浪途中围剿他的疯子了。

毕竟在牛仔小子眼里,四舍五入,他也算是和暗恋对象接吻了。

所以,没能说的那三个字,还是任那把大火,一起烧光吧。

很没有逻辑对不对。没办法嘛,这就是牛仔的爱情——


评论(6)
热度(21)
© Francis_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