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搞了一辈子清水又很想吃肉的写手。
真遥/藏源/R76/楼诚/笑boy一生推。

[黑百合中心]Christmas in Paris

私设有黑爪天使。时间线按官方背景故事走。

失去意识后写出来的产物,看一次嫌弃一次。

一篇存文性质的圣诞短打,按私心乱打tag。

Happy Christmas.

——————————————

艾米丽始终觉得,巴黎的圣诞是与众不同的。

圣诞时的巴黎,白天与平常并无二致。一切都要等到夜幕降临,沾染着酒精香气的爵士乐和驯鹿的铃铛声一同响起之后,独属于巴黎的盛大狂欢才会拉开帷幕。

艾米丽喜欢这样的圣诞,这令她的心情难得的好。她倚着柔软的靠垫,就着窗外飘来的音乐哼起根本不着调的歌谣。如果不是她手里的匕首随着布条撤去展露出眩目的冷光,这绝对是个愉悦的晚上。

为了方便动手,艾米丽调整了自己的位置。她跨坐在熟睡的杰哈身上,看着这个男人的脸,突然很怀念他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应该是和现在外面的人们差不了多少,乐曲热烈奔放能轻松带动人群的情绪,男人女人耳鬓厮磨交换动人的情话。然后他们在热闹的曲子里相遇在热闹的舞池中央,杰哈伸出了手,问艾米丽要不要共舞一曲。

这大概就是东方人所谓的缘。艾米丽想。孽缘。

许是感受到身上的重量,杰哈发出不满的气声。他嘟嘟囔囔念着艾米丽的名字,终于在得到妻子的吻后又安静下来。

艾米丽轻轻哼笑,将握住匕首的手高举起来,优雅的动作像天鹅正扬起它的翅膀。而洁白羽翼扑落的一瞬,杰哈的时间便停滞了,永远停滞在了妻子平安归来的美梦里。

就像老旧的童话故事里说的一样。远方的子夜钟声敲响,浪漫的圣诞夜开始,属于艾米丽和杰哈的狂欢也就落幕了。

 

黑爪的飞船适时地降落在阳台近旁,舱门打开,艾米丽走进去,一眼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喝咖啡的金发医生。

对方显然也看到艾米丽了,她举起手中的咖啡杯,向艾米丽简单地致意。

“圣诞快乐...噢,我们曾经共事的时候你可没有这么心狠手辣,艾米丽。”

大概是被艾米丽满身的血污吓到了,医生的动作一顿,发出了小小的惊呼。

飞船开得不快,艾米丽还能看清漆黑夜幕下灯火通明的城市,人们在巨型圣诞树下跳舞,歌唱,欢庆节日。

然后她笑了。

“这不过是一份特别的圣诞礼物,齐格勒博士。”

“圣诞快乐。”

评论(1)
热度(10)
© Francis_W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