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搞了一辈子清水又很想吃肉的写手。
真遥/藏源/R76/楼诚/笑boy一生推。

【藏源无差】我一个叫源氏的朋友

七夕末班车离我远去的同时,因为时间原因没有细修。

把之前开的旧脑洞填上感觉很满意,但是流水账文风依旧不改

在七夕的小糖饼来吃一口玻璃渣吧。还是真挚地希望他们能谈一个甜美的恋爱的。

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

我认识源氏的方式很奇妙。

好比你梦见一样东西,日后你极有可能以各种方式与它接触。我就是梦见自己在某款知名网游里和大佬打架,第二天马上被同事疯狂安利。

第三天因为任务物品与全服第一大打出手,不出意料地惨败。不打不相识,一来二去,我竟然和他成为了朋友。而此人,正是源氏。

总而言之,本着不可理喻的信任,我和他几乎是无话不谈,关系瞬间拉近不少,至少我感觉是这样。只是大部分时候源氏乐得听我讲单口相声从不主动发言,其余小部分时间他也极少言及自身。虽然可以看得出他是个善于倾听温和有礼的好人,但我总觉得少了些什么。

 

我一直都很好奇源氏捏造的形象是不是他本人,相信每个人都会有一点小小的探知欲,更何况那个白衣绿发的少年显眼到一看就是出自源氏之手,令我更不能自已。终于有一天在我问起时,他开了尊口介绍起那件考究的服饰。他说这件衣服来自他的家乡,一个遥远的东方国度。关于他本人的谜题也揭开了面纱的一角。

结果少不更事的我,太过在意问题的答案,竟然径直打断了他的发言。

“所以这个真的是你咯?”

源氏很明显地停顿了一下,然后用我听不懂的语言嘀咕几句,飞快退出了游戏。后来我经历千辛万苦在庞大的数据库里找到了那个语音文件,翻译出来的文字冷冰冰的,我却觉得有点伤感。

“那曾经是我。”

后来很久,他都没有再上线了。

 

我继续在这个游戏奋斗着,顺便等源氏哪天想起来回坑。结果他回来那天,首先表达了对我还是没超过他的不屑,然后换上一身冷冰冰白灿灿的智械外观问我好不好看。我打趣地问到这是不是又有什么来历,他竟然认真地回答了我的问题。

问题的答案是个故事,关于他自己。

源氏似乎喝了酒,说话语无伦次的,整个故事我磕磕绊绊只听懂了一半。大抵讲的是源氏与他哥意见不合所以他哥把他给剁了,但源氏依旧死心塌地想把他哥哥从深渊里拯救出来。

“你都被他伤成那样了,正常来说你应该很恨他才对。”

“你不知道半藏到底有多好,他优秀且自律,从小到大一直护着我,让我不必去接受我厌恶的东西。如果没有他的话,我现在已经和那些老家伙同流合污了。”

“我已经接受了现在的自己。现在我想去寻找我的哥哥。”

他说完这句话倒头就睡着了,我戴着耳机听他打了半宿呼噜,思考之前根本不在一个平面的对话,突然明白我觉得他少的到底是什么。

是一个人。

 

后来我真的遇见了半藏。在一家咖啡店里。

事实上,他并没有源氏所说的那么帅气。长久的旅途给予他的更多是衰老和沧桑,丝毫看不出眼前的人曾经掌握着一个帝国。我只好将这些偏差归功于情人眼里出西施。

我上前和他搭讪,跟他说我曾和他的弟弟成为朋友。他现在活得好好的,还打算来找你。

他抬起头来看我,幽深的眼眸里包裹着不信任和不屑。

半藏似乎不相信源氏还活着,或许是缘分未到两个人还没碰上。

不过我想也是。这么狠的一刀下去,半藏记忆中的弟弟也不可能活下来了。

评论(6)
热度(28)
© Francis_Wu | Powered by LOFTER